惩罚

上一章 · 返回目录 · 下一章

    辜奉卿自始至终也只道了薛兄错了四字,并未再反驳薛谨邵如何错了、错在何处。

    只因他是个聪明人,知晓薛谨邵对南戏心存偏见,也有意要用“靡靡之音,必将祸国。”来回敬他方才的故意搅合。

    辜奉卿懂薛谨邵,薛谨邵自然也懂辜奉卿。

    他们心照不宣地看着对方,脸上都浮现出浅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三人同桌共坐,与他们一处的姜漠翎瞧见两人相视而笑时,立刻明白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这位将在今后逐鹿天下的男人,有一双明锐锋利的眼睛来穿透事物表层看到底里。

    姜漠翎轻松地笑了,提起茶壶给三杯茶展依次续上了白茶水。

    “话讲得多了,薛先生和辜先生不渴吗?”

    校荛忽然觉得自己也有些渴了。

    邻桌三人的对话牵去她方才所有的注意力,她只全神贯注地听着他们讲话,竟忘了举盏喝几口放凉的白茶水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二次见着薛谨邵。发现他就坐在师兄身旁时,校荛心内不禁又泛起一阵悸动。

    她娇羞地看着薛谨邵,目光躲躲闪闪。

    少女怀春之时,总能将想象力发挥得淋漓尽致。她只见过他一次,却在脑海里幻想出薛谨邵各类模样。

    薛谨邵静静地坐在窗旁桌前翻阅书籍,一片树叶随风落在书上。他忽而浅笑,捻起树叶夹进前头已然看过的书页里。

    或是夜晚风雨大作,临窗看书的薛谨邵听着雨声淅淅沥沥,蓦地放下了书卷。起身向屋里书桌处取来纸笔,乘兴写下“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。”字体端正,遒劲有力,使人看罢连连叹服。

    其实这些场景源于她师兄辜奉卿,她惯常见到他在窗前温书、写字,并对此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,她自己也未想过如若以后窗前见不着辜奉卿了,她该将如何。

    因为辜奉卿一天之中,必定会有一段时间出现在窗旁,不过或早或晚罢了。

    她想象里的薛谨邵风度翩翩,温润如璞玉。然而他叫宋攸名字时面色阴沉,眸中寒意深重。他道南戏必将祸国时神色狠绝,他周身散发的沁骨寒气更使她凛然生畏。

    他和她想象中的模样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的是,真正的薛谨邵比她之所见更冷酷也更狠戾。而早早地见识过了的宋攸,面对薛谨邵时总是怀着几分害怕。

    校荛失望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宋攸听见了她细细的叹气声,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校荛摆手,连道:“没什么没什么,姐姐喝茶。”

    李校荛无事,有事的是她宋攸。

    太尉府忽然派来车马请走了姜漠翎,薛谨邵借机托言府中有事,与辜奉卿辞别。

    带宋攸回府的路上,他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愈是沉寂,她便愈是害怕,愈觉得自己就算不死也得少层皮。

    薛谨邵领着她到了庭院正中地方,他随性地坐在了石凳上,左手倚靠石桌,右手置于膝上。

    宋攸则诚惶诚惧地站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他倏然挥袖,翻动了左手使掌心向上,三团荧光自他掌间迸出。荧光旋即消散,一把遍体鎏银的匕首赫然立于他掌间。

    他将匕首刀身朝着自己,递向宋攸:“从明日开始,罚你每日晨起,需得用这把凌凤刀切下自己一根手指。”

    他云淡风轻地描述了对她的惩罚,仿佛只是讲出些无关紧要的话。

    宋攸接过匕首的左手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薛谨邵瞥见她微小的颤栗,嘴角扬起了残酷笑容。他冷冷笑着,残忍地道:“等你每日入睡之后,被切去的手指会自行长回并且完整如初。”

    他要她自己每天切断一根手指,遭受周而复始的痛苦。方法固然残忍了些,但她也会长些记性,记住他说过的每一个字。

    薛谨邵觉得很值当,并且他的预料也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翌日,毅然切下自己左小指的宋攸痛得嚎啕大哭,鼻涕直流。

    她的神色已然扭曲,却强撑着眼睛,看淋漓鲜血从自己的断指处流下。

    触目惊心的朱红色,让她心内又是一颤,哭得更加汹涌。

    她痛得直想拾起丢在一旁还染着血的凌凤刀扎进心窝里,好结束这份痛苦。

    可她不能,因为她遇见的人是薛谨邵,冷酷恣睢、睚眦必报的薛谨邵。

    除非灰飞烟灭,不然他必将施予她更重的责罚。

    他昨日告诉她断指之痛无穷无尽后,问她:“这般罚你,可有怨言?”

    “并无怨言”宋攸低头,唯唯答道。

    不知怎地,见着她低眉顺目,薛谨邵心中却忽起了一股无名怒火。

    他冷笑着看向宋攸,几乎是咬碎了牙齿般的语声:“薛昭希,我不是没有告诉过你,不要在我不在的时候出去。”

    宋攸默默点头,鬼使神差地低声问道:“兄长为什么不让我出去?”

    她想知道,薛谨邵却从没告诉她为什么。事实上,他所做的一切事情,他都没向她说明缘由。

    因为他是效社山神,而她只是一介孤鬼。山神是没有必要向孤鬼解释些什么的。

    他猛然拍了一记石桌,深厚的掌力竟然将其生生震碎。

    薛谨邵怒不可遏地喊道:“你忘了上一次你初来人界之时,差点被妖道人打得魂飞魄散的事情了?”

    那次薛谨邵就在宋攸身旁,可他却无力护她周全。

    何其可笑,何其可怕!

    天界神仙眼睁睁看着浮苏伞被凡人术士夺走却无能为力,无奈地目睹朝夕共处的女子曝于日光之下,等待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薛谨邵不敢想,若是他不在她身畔,她又会在何时何地变为一团齑粉飞散空中。

    宋攸被他突如其来的情绪吓懵了,她愣愣地看着地上,心底泛生的恐惧被血液带到身体的每一处。

    “薛昭希,既然我为你取下这个名字,你就是我的亲妹。”薛谨邵忽然道,温情言语让宋攸为之诧异。

    是他讲错了话,还是她听错了?

    但他既没讲错,她也没听错,不过是薛谨邵喉间还有半句话尚未讲出。

    他沉声、凉薄地道:“你若死了,会给我惹来许多麻烦。”

上一章 · 返回目录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神谕之子

    最新章节:暂无
    世界政府一名小职员穿越到了精灵大陆,成了最大人类领区玫瑰领的领主,可他却完全高兴不出来:领区内有贵族叛乱,外有精灵威胁,近有粮食危机,远有魔兽之患……

    大象鼻子长05-10 连载中

  • 万古杀帝

    最新章节:第3138章 老祖来袭(三)

    雪参05-10 连载中

  • 捡个校花做老婆

    最新章节:第2547章 格杀勿论
    校花那么多,捡个回家做老婆。华夏第一战兵回归都市,成为紫荆中学的最牛插班生!各位书友要是觉得《捡个校花做老婆》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!捡个校花做老婆最新章节,捡个校花做老婆无弹窗,捡个校花做老婆全文阅读.---------...

    梁少05-11 连载中

  • 九阳战皇

    最新章节:第2206章 兵临城下

    虚无厓05-10 连载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