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0章 程岱死?

上一章 · 返回目录 · 下一章

    “你糊涂啊!”

    膳堂里,孟姨娘忿忿的从那圈椅上站起来,瞧着那程岚,当真觉得这孩子越变越古怪,指责道:“阿瑶怎么变成如今这个样子!罪魁祸首是谁!你难道不清楚吗!要不是那冯宜去三房面前挑唆!能让季邰平过来将阿瑶推倒!撞柱昏迷吗!”

    程岚不为所动,一副任谁也说不进的冷淡模样。

    孟姨娘打量着他,只觉得不对劲儿,又道:“你现在,你现在要把冯宜娶进来做正妻,你叫阿瑶白受这罪吗!程秋白!你怎么现在这么不长脑子!你娶了冯宜!你让阖锡平的人怎么看你!”

    “阿瑶过门不到两年,给你生了个长子。”孟姨娘想要掐在程岚的胳膊上,却又忍住了,“现在她出了事,你就另娶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和冯宜的事情已经出了,我若是不娶她,岂非真的坐实了那寡情薄意的名声。”程岚平静道,“我身为程家长房嫡长子,总不能只娶个平妻镇宅,也是时候该娶一位正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,才叫薄情寡义!”

    梁珠忍不住,以嫂子身份斥责道:“程岚,你还记不记得,当初你要娶阿瑶的时候,口口声声说不管她什么身份你都要娶她,你说就算许她平妻位,但你终生不另娶,她便与正妻无异,可现在,她躺在床上昏迷不醒,你就娶害她的冯宜,你……你最是没良心!”

    程渊见状,见妻子揽在怀里,一边平复着她的情绪,一边转头对那面无表情的程岚说道:“秋白,你从前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从前不比现在,青泉山庄不比国公府,我身为长房嫡长子,总不能一直唯唯诺诺下去。”程岚说道,“总得当起这个家来。”

    许久没有开口的顾氏瞥眼过去,现在的程岚,张口闭口自己是长房嫡长子,这样过于强调的话,得多让程衍寒心啊。

    “秋白。”

    顾氏说道:“既然这件事情,已经在梁城传的沸沸扬扬得了,那咱们也得给冯家一个交代,你若执意要娶冯宜,的确,我这个做母亲的也当不了你的主了,这青泉山庄也没人拦得住你了。”停了停,“但你必须问过你祖母,你现在就去,去国公府!”

    顾氏难得这般严厉,周围的几个人也都愣了一愣,再看程岚,那人轻慢眨眼,说道:“娶妻娶谁,是我自己的事,不必问过祖母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孟姨娘气的拍案,冲着他的背影喊道:“你个兔崽子!还真是翅膀硬了自当家了!合着我们这么多长辈在!谁也管不了你了!”

    程岚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孟姨娘忙抚慰生气的顾氏,说道:“夫人您别生气,秋白这孩子就是因为阿瑶的事情伤心坏了,说话也不顾脑子了,现在满锡平的人都在骂他,这臭小子也在气头上,等会儿火都消了,我再去劝劝那个倔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。”

    顾氏起身严肃道:“不必管他了,你们谁都不许管他,他爱娶谁就娶谁,你没听见吗,他现在张口闭口以长房嫡长子自居。”转头看着孟姨娘,“你要管,就去和宗玉说说,叫他别吃心。”

    孟姨娘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倒也是,不过夫人您别担心,宗玉才不会介意这些,他同秋白最是关系亲密的,不会挂怀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要说。”

    顾氏强调道:“以秋白现在这个油盐不进的样子,迟早会伤了那宗玉的心的,况且秋白……别说是和宗玉了,就是和咱们……说起来我真该把渡也叫来,叫他好好教训教训秋白这个臭小子。”

    孟姨娘苦笑着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“秋白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采石阁的卧房里,程衍瞧着有些魂不守舍的程岐,问道:“好端端的怎么要娶冯宜,他是脑瓜子让门给挤了吗?”

    程岐回过神来,疲惫的说道:“只怕大哥娶冯宜,是想要用她给沈鹿报仇,如此,岂非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。”

    程衍微微皱眉,摇头坐下,帮她梳理着头发:“只是,既然母亲都放了话了,咱们谁能拦得住他。”停了停,“你担心冯宜对程岚做什么坏事?还是会将咱们山庄搅得乌烟瘴气的?”

    “冯宜心肠歹毒,但是她对大哥的感情最是真挚。”程岐想了想才说道,“我是担心,以大哥现在的脾气秉性,会给他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警醒着点儿就罢了。”

    程衍说罢,从后面搂着程岐,两人推推搡搡的到了床上,后者双臂撑在庄上,哭笑不得的说道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干。”

    程衍故意曲解了她的话意,并且轻巧的将她翻过来压在床上,一边解她的衣扣,附耳说道:“姨妈走了吧。”

    程岐已经习惯了这人对房事的食不知髓,咂了砸嘴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这一个礼拜可是憋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程衍笑着脱下自己的衣服,将她搂在怀里,两人这样贴着,什么都不做就已经欲火焚身了,再次咬耳低喃道:“小朋友,待会儿记得喊我老公。”咬了咬她小巧的耳垂,“不如这样,咱们先复习一下。”

    程岐在这个朝代住了三年多,听着那些人喊夫君夫君的,猛然喊老公只觉得别扭,但说实话,老公二字,的确更羞耻一些。

    “我不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程衍这五个字,用的是压迫的陈述句,而不是问句,程岐知道自己无论智力武力都拼不过他,便只得乖乖的缩在他的怀里,绯红着脸低低的唤了一声:“老……公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字虽然说的艰难,但听在程衍的耳朵里,只把他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叫酥了,立刻提刀上马直奔敌营,那人下意识的搂住他,骨血都仿佛化成了一滩水,与身上那人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“老公。”

    这次是忘情而唤,程衍很是高兴,抬起身来,怜惜的摸着她汗津津的脸颊,想着那日遇险,他装作被陈望打的不省人事,实际上将程岐被吊起来说的话,听的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这丫头醒来的第一句话便是,程衍呢?

    ——程……程衍。

    ——程衍呢!

    程衍心里面满登登的都是幸福,真好,自己真实太幸运了,能在这里碰到程岐,能顺利娶到她,和她相爱以至相守。

    别说一百多年,就是再来几百年,他也等得。

    “小岐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程衍低头吻住她,那人喘着气,眼圈泛红:“我也爱你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不出程岚所料,那辽丰刺史得知了程岚和冯宜的事后,如何还能容得下一个二手货,直接口头毁了婚事,这冯家好大一个没脸。

    但如今的情况是,冯宜名声尽毁,不早脱手,要是那程岚哪天突然又改主意了,冯宜真就无路可退了,万般无奈下,冯司马只得同意了和程岚的婚事,并且办置的极其仓促。

    但仓促归仓促,在程岚的坚持下,两人的婚事还是很铺张的,但就算红妆十里为嫁,聘礼满山,阖锡平人也没有不在背后笑话,不嗑着瓜子说这对狗男女蛇鼠一窝,终于能正经苟且的。

    拜堂的时候,青泉山庄的一行长辈难得扯出好脸儿来,程岐几个同辈在旁边看着,也都是各有所思,各自担忧。

    虽然这次的婚事双方不太好听,但架不住程家如今势大,来的宾客也不少,程岚陪着他们喝酒,时辰深了,忍冬劝阻了好几次,才不紧不慢的回去新房,去见自己新娶的妻子。

    他在前头走着,忍冬在后面跟着,心说少爷这神色,这可和娶沈鹿那次不一样,想当初娶沈鹿的时候,程岚可是三番两次想要提前结束宴宾,好能去见媳妇儿,这回,脸上连个笑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

    忍冬叫住他,说道:“奴才叫人备了醒酒汤,您不如喝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醉。”

    程岚停住脚步,瞥眼看他。

    忍冬一愣,的确,程岚的脸上没有丝毫红意,看上去好像比喝酒之前更白了些,便由着他直接进去正房了。

    少爷从前一杯倒的,如今,倒是千杯不醉了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新房帐床上的冯宜听到脚步声,心里又高兴又紧张,而程岚也没有磨磨唧唧的,直接拿起喜秤挑开盖头,说道: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冯宜等了许久,等的就是这句话,迫不及待的拉住他的手,起身抱住他,说道:“秋白哥哥,小宜好想你啊。”

    程岚闻言,捧着她的脸儿,平淡道:“这才几天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一日不见如隔三秋。”

    冯宜说道:“小宜终于能嫁给你了。”抬头道,“秋白哥哥,你知道小宜有多盼着这一天吗,你知道我盼了多少年吗?”

    程岚道:“我知道,所以现在娶你,补偿你。”

    “何谈补偿。”

    冯宜哽咽道:“只要秋白哥哥能永远陪在我身边,别说享福,就是吃些苦,我也是一百一千一万个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程家家大业大,怎么会让你吃苦呢。”

    程岚拉着她坐下,说道:“我会让你享尽荣华富贵。”用力的握住冯宜的手,“我永远,都不会让你离开我的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冯宜只觉得这句话听着怪怪的,又不堪那人深邃冷凝的视线,便指了一下那花桌:“合卺酒还没喝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程岚温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冯宜一愣,以为程岚是急着和自己行房事,腼腆的垂眸轻笑,当日她破了完璧之身,体会到那鱼水之欢,自然也是忘不了的,手指缱绻的把住程岚的胳膊,说道:“秋白哥哥。”

    谁知程岚拉住她的手,起身道:“此事不急,只是……在结亲之前我就有打算。”

    冯宜随着他起身,听到那新妻两字,心里亦是美滋滋的,同程岚一起出去花厅,进了一处多出来的偏房:“秋白哥哥,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?咱们……咱们的合卺酒可还没喝呢,要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不急的。”

    程岚回身,把住她的肩膀说道:“有件事情,我只想交给今日过门的新妻,不想交给别人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冯宜感动的想要哭了,点头道:“秋白哥哥,有什么事情,你尽管交给我就是了,小宜从此是你的人,自然帮你担待。”

    程岚颔首,伸手推开那偏房的门,只是当那门开了,冯宜看清其中场景后,立刻瞪大了眼睛,狠狠的骇退了几步路。

    门里只是一间规整的卧房,并没有什么怪异的,怪异的,则是那帐床上躺着的人,不是别人,正是昏迷不醒的沈鹿。

    冯宜震愕的捂着嘴巴,转头看向程岚,放下手说道:“沈鹿怎么会在这里……今日不是……不是你我二人的大喜之日吗?”

    程岚波澜不惊的说道:“是大喜之日不错,可我方才不是说了吗,有件事情,我不放心别人来做,只想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冯宜拿不准程岚是什么意思,毕竟这人现在转了性子,总是让人摸不透的,遂道:“秋白哥哥是想……把沈鹿交给我?”

    程岚点头。

    冯宜心悬道:“可是秋白哥哥你不是说过,这沈鹿……当初是算计着你才有了程飘的,你最是讨厌她的算计,怎么如今又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外人毕竟不知情。”

    程岚平淡道:“再者说了,不管阿瑶对我怎样,她都是为我生了长子飘儿的功臣,我也不想落得一个薄寡恩妻的名声,好歹我与她夫妻一场,总不能在这个时候弃她于不顾,阿瑶如今这般,我不放心别人照顾,便想将她交给你,小宜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冯宜整个人都是蒙愣的,又听那人道:“你也不必做什么,只每日看顾着人照看着阿瑶就是,她现在醒不过来,却也不能出事。”拉住冯宜的手,“她算计我,也是因为喜欢我,为了嫁给我,我到底也不想太负了她,所以三房那边,就算那季邰平带着程铭去投奔季成,我也绝对不会放过她的,只要害过阿瑶的,我都不会放过。”

    他最后一句话,听得冯宜心慌意乱的,急喘了几口气,难看的扯出一抹笑容来,说道:“既然都说沈鹿是自作自受,秋白哥哥你又何必替她撑腰作势,她如今这样,便是报应不爽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报应不爽。”

    程岚冷淡道:“可是,她怎么说,都是我程岚的头妻。”死死的攥着冯宜的胳膊,“我说不会放过,就一定不会放过的。”

    冯宜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,不过听程岚的话,到底还是相信自己是清白的,这就先够了,说道:“秋白哥哥重情重义。”微微的咽了下口水,“你放心吧,我会照顾好沈鹿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程岚摸着他的头发说道:“有你在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正如程岐所说,冯宜就算心肠再坏,但她对程岚的感情,到底是女儿家最真挚的初心,嫁过来一个月多,算是平风浪静。

    但程岐打量着那人,总觉得冯宜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,瞧见程岚总是一惊一乍的,宁可在膳堂听孟姨娘的训斥,也不太愿意待在程岚的身边服侍,微微皱眉,不知道这一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但来不及思考这些,就另有事情提上日程,半个月前,程岱正式启程去上京任职了,按理说走旱路的话,早就应该到了,甚至说,连问安的书信都该送回来了,可青泉山庄这边却迟迟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这可急坏了顾氏和孟姨娘,连连叫顾杭在南边打听,又几日,消息传回来,乔二哥带着那书信上堂,震愕道:“夫人,姨娘,顾小舅的书信自新远送回来了,信上说……说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样一迟疑,堂里所有人的心都跟着提了起来,孟姨娘最是按奈不住心性,拍案道:“你快说!太衡到底怎么了!”

    乔二哥突然泪流满面,跪地哭喊道:“顾小舅子在信上说,太衡少爷走的旱路,路过那寒玉关的时候,马车碰到了山匪,被劫了,咱家少爷逃是逃了,却没有踪迹,后来在那绥水下游,还没冻上的岸边发现了少爷的衣物,但是少爷……少爷不见了!”

    他这一席话说完,像是在堂里头砸了一个原子弹,顾氏狠狠的跌坐在椅子上,茫然道:“那……那太衡人呢?”

    乔二哥忙道:“顾小舅派人在找,后来……后来捞到了一具……被那江水泡的肿胀的尸体,瞧着样子,是……是三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!”

    顾氏一听这话,立刻昏厥了过去,孟姨娘目呲欲裂,一把接住顾氏的身子,回头对乔二哥喊道:“寒玉关怎么会有山匪!他们不是在邱山那边打家劫舍吗!你胡说八道什么!”

    乔二哥哭丧着说道:“姨娘别怪,葛使君最近在武山处募兵,那群山匪怕是这样才挪去了寒玉关,姨娘您还记得,他们先前绑了咱家岐姑娘和宗玉少爷,怕是怀恨在心,这才叫咱家太衡少爷撞上了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会。”

    程岐也不可思议的坐在原位,唇瓣微颤:“太衡。”轰然起身,对乔二哥道,“不管怎么说!你先带人去绥水那边!把那江水里头捞上来的尸体给我带回来!还不快去!”

    乔二哥忙不迭的跑了出去:“是!”

    她说完,只觉得浑身脱力,转头看着旁边的程衍,那人的脸色也是铁青一般,咬了咬牙,说道:“先别慌,我相信太衡那小子……不会出事的,这小子,绝对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入冬了,寒风刺骨,从那绥水下游里爬上来,程岱连着骨头带着血都是冷的,他几乎快要僵掉了,直接躺在地上,粗喘着气。

    那不是山匪。

    是陈家和季家的人。

    程岱望着那天,周围荒无人烟,他当日觉得不对,就同那赶路的伙计换了衣衫,装作车夫,打斗之时一同落入水里,好在他会水,拼死之际一口气潜出老远,才得以留下这一条命。

    好冷,冷的没知觉了。

    但是程岱知道自己不能睡觉,若是这个时候闭上眼睛,怕是自己再也没有睁开的机会了,可是,现在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,又怎能让自己脱困,意识越来越稀薄,眼前的光都变暗了。

    “哎!兄弟!兄弟!”

    正在程岱将要晕厥过去的时候,忽然有人晃了晃她,程岱费尽力气睁开眼睛,是个很普通的少年,他身背行囊,看上去丝毫远游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是不是掉河里了!”

    那少年关切的唤道:“你这浑身湿透了都!”

    程岱轻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你别担心,我不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少年将自己的包袱打开,从里面取出干净的衣服给程岱穿上,扶着他站起来,眼看着天将傍晚,离最近的客栈还远着,两人便找了一处避风的山丘后,架了火堆,准备在这儿过夜。

    少年取出温水来给程岱喝,又掏出干粮给他吃,瞧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,说道:“你这是缓过来了吧,体格儿还够好的。”

    程岱还是很冷,但是已经缓过来很多了,这个时候,一块掉渣的干粮吃起来,到要比那珍馐美味的多,说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话说你怎么会掉进水里。”少年问道。

    程岱道:“我被山匪围追堵截,迫不得已才跳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真是可怜。”

    少年说道:“你这是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程岱想了想,现在若是回去,必定会惹来大麻烦,自家姐姐那个狗脾气,是绝对要和陈家季家对峙的,倒不如隐忍下,让陈家和季家的人以为自己真的死了,才能放松警惕,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“没地方去了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如和我走吧。”少年咬了口干粮,“我爹娘都病死了,我打算去辽丰参军,那块儿正募兵呢。”

    程岱有耳闻,便问道:“最近的形式好像很紧张,是要打仗了吗?”

    少年摇了摇头,只是抬头又笑道:“你和我走不?”

    程岱沉默几秒,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少年伸出手来,笑道:“我叫赵丰,从阳城来的。”

    程岱也伸出手,握住他的手,说道:“我从梁城来的,我叫……张辽。”

上一章 · 返回目录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官梯

    最新章节:暂无
    为官者,踏出一步,就是一个脚印,对了,那是份内之事,错了,前面就是万丈深渊;本书的姊妹篇,也可以说是《官梯》的续集,《村长的妖孽人生》正在网易云阅读火热连载,《官梯》里没有交代的事这里都会交代清楚,敬请观赏。http://yuedu.163.com/source/...

    钓人的鱼02-05 连载中

  • 田园似锦

    最新章节:暂无
    一朝穿越,一朝重生,历经三世。才发现,原来,亲情,爱情,友情,不过只是假象,在睁眼时,成为一个爷不疼,奶不爱的农家女,爹老实,娘怯弱,吃不饱,穿不暖。看着瘦弱的哥哥妹妹,抬头望天,挽起袖子,努力的发家致富,掌握自己的人生。对于男人,呵呵,...

    水莲沙03-26 连载中

  • 锦绣娇

    最新章节:第六十四章 注意
    前世叶倾城为了逃避压抑的家族,选择嫁人,却是从一个火坑跳到了另外一个火坑,她要做的就是悍然同归于尽。重生回来以后,她只有一个目标,那就是痛痛快快的活着。为了这一个目标,她愿意披荆斩棘,勇往直前,哪怕要逆天,也在所不惜!

    煦煦暖阳05-14 连载中

  • 我不是隐身侠

    最新章节:暂无
    当年轻气盛的刑警,遇上智商超群的罪犯,一场相互毁灭的对决终将上演!一场史上最惨烈的禁毒谍战,一次智商超高的警匪对决,一个神秘而热血的英雄故事……职业编剧力作!禁毒谍战大戏!让我们共同开启一段精彩刺激的非凡旅程!(一切用作品质量说话!欢迎各...

    杨军Nick03-10 连载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