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.争端

上一章 · 返回目录 · 下一章

    到了既定的日子,莫小奴看着园门口迤逦而来的马车,依然觉得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居然,真的有人肯来啊?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趁人不见,她急急走到林珮面前,低声质问。

    林珮今日穿的又是一袭白衣,手中折扇轻摇,面上笑意浅浅,端的就是“温润如玉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莫小奴被他的笑容晃了一下眼,满心的躁意不知怎的就消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有些不自在地抬手按了按鬓边摇晃的金珠,缓步走上前去:“王爷,我觉得您有点儿不厚道了。又要用我办事,又要瞒着我!”

    林珮微笑摇头,仿佛在面对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:“本王何曾瞒你?是你自己不问。”

    莫小奴一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她确实没问。但这也不能怪她呀,她哪里会想到王爷酒后的胡言乱语也可以当真?

    林珮用手中折扇轻点桌角,笑道:“这件事,说来也简单。我在帖子里面说了,今日挽月园赏荷赛诗,夺冠者可得晋中古秀才所制螺钿漆盒一件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莫小奴更惊讶了。

    一只漆盒,就值得那些金尊玉贵的千金小姐们在这种天气跑出来见人?还赛诗?

    林珮收起扇子看了她一眼,又摇头:“看来你是真不知道。这位古秀才……他本身不是漆匠,但他的名头便是晋中漆器的招牌。自从去年他辞世以后,存世的几件遗作已是万金难求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莫小奴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林珮微微一笑,又补充道:“最重要的是,当今太后雅爱漆器,且素日最为推崇的便是古秀才的螺钿。”

    太后?

    莫小奴立时挺直了脊背,双手不由自主地攥住了衣角。

    林珮依然含笑看着她,仿佛完全没有发觉她的异样。

    莫小奴只觉得耳边“嗡嗡”乱响,心里乱糟糟的又恨又怒,要控制脸上的表情已是极为不易,哪里还有余力去想别的事!

    静默许久之后,她终于勉强压下了胸中那股躁意,努力地扯了扯唇角:“王爷,芸娘鲁钝,还是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林珮笑了一声,折扇一敲,站起身来:“想不明白就慢慢想。这会儿,你该出去招待客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莫小奴立时心头火起,气得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此刻她已经十分确定林珮是在耍她玩的。

    绕来绕去兜了那么大一个圈子,最后却什么都没有告诉她!

    还让她独个儿去招待客人!

    她一个人都不认识!她从来都没见过什么千金小姐!她也不懂什么诗词文章!

    他就不怕她给搞砸了?

    林珮显然一点都不担心。他看也没看莫小奴一眼,轻摇折扇优哉游哉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莫小奴盯着他的后背狠狠地剜了两眼,最终还是只得忿忿地抱怨着,扶着兰儿的手慢慢地出了亭子。

    一下台阶便看见丫鬟婆子引着燕瘦环肥的千金小姐们陆续进了门,园中处处莺声燕语,听得人……有点发懵。

    莫小奴前面十八年见过的人加起来,只怕都不如这会儿一眼望过去看见的多。

    尤其是园门口,乌泱泱一片总有三四十人,团团围成一圈——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莫小奴神色一凛,立刻加快脚步走向园门:“前面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一个婆子气喘吁吁地跑过来,急道:“是程相爷的九小姐和楼侍郎的四小姐吵起来了,丫头们劝不开,让去找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女孩子吵架这种事,让男人出面调停可不合适。

    莫小奴深吸一口气,挺起胸膛昂首阔步走了过去,开口便向迎客的婆子们斥道:“这么热的天,怎么让姑娘们在门口站着?口口声声说都是办老了差事的,这么不懂事吗?”

    一个伶俐的婆子立刻会意,忙向场中两位小姐躬身施礼,赔笑道:“的确都是奴才们的不是了。还望两位姑娘大人不记小人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关你们什么事?”那个绿衫的女子半蹲着,一边揉脚踝一边怒声道:“今天这事,跟康郡王府没关系!我只要她程九儿给我一个说法!相府了不起吗?有个当丞相的爹就可以横行霸道为所欲为吗?”

    对面那个白裙的姑娘靠在小婢身上,低着头不住地擦泪:“我们不是故意的……我们的马本来好好的……你们从旁边走过去,它就突然倒了!”

    莫小奴抬头看见不远处一匹马蔫头耷脑地卧在地上,心里便明白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事情其实很简单:就是程家的一匹马突然倒了,吓着了楼家的小姐。最严重的后果也不过是躲避的时候不小心扭伤了脚而已。

    对这些不知忧愁的千金小姐而言,这就是天大的事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那位楼四小姐是个不饶人的,程九小姐倒只会哭。

    莫小奴见了不禁有些惊异:想不到年近古稀的程相爷,倒还有这么个娇怯怯嫩生生的小女儿。

    这样的性情,跟人吵架可只有受欺负的份!

    幸好程家的婢女倒不是善茬,小蛮腰一叉凶巴巴地叫了起来:“相府没什么了不起的,倒是吏部侍郎了不起,教得他的宝贝女儿学会含血喷人了!我们的马本来好好的,怎么你们走过去偏就赶上它倒了?我还没说是你们下黑手伤了我们的马,你们反倒恶人先告状……离你那么远呢,哪里就压着你的脚了!”

    楼四小姐怕也是平生头一次被人家的丫头当面抢白,立时气得面色通红,招手便叫小婢:“给我扇那个没大没小的!”

    莫小奴一看要糟,忙抢上前去站在两拨人中间,笑道:“二位姑娘且请消消气,看我康郡王府一分薄面可好?”

    楼四小姐气哼哼的,很不情愿地嗤了一声:“你也没多大的颜面!”

    倒是程九小姐低头敛衽行了个礼:“小女程氏,拜见芸侧妃。”

    莫小奴悄悄地脸红了一下,慌忙还礼,之后便有些仓皇地避开了程九小姐的目光,高声说道:“依我看此事只怕是一场误会!这样天气,马匹中暑也是常有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程家的小厮忙道:“我们的马出门前都喂过绿豆粉汤,不会中暑的!”

    莫小奴略一迟疑,迈步走了过去:“让我看看。”

上一章 · 返回目录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官梯

    最新章节:暂无
    为官者,踏出一步,就是一个脚印,对了,那是份内之事,错了,前面就是万丈深渊;本书的姊妹篇,也可以说是《官梯》的续集,《村长的妖孽人生》正在网易云阅读火热连载,《官梯》里没有交代的事这里都会交代清楚,敬请观赏。http://yuedu.163.com/source/...

    钓人的鱼02-05 连载中

  • 田园似锦

    最新章节:暂无
    一朝穿越,一朝重生,历经三世。才发现,原来,亲情,爱情,友情,不过只是假象,在睁眼时,成为一个爷不疼,奶不爱的农家女,爹老实,娘怯弱,吃不饱,穿不暖。看着瘦弱的哥哥妹妹,抬头望天,挽起袖子,努力的发家致富,掌握自己的人生。对于男人,呵呵,...

    水莲沙03-26 连载中

  • 锦绣娇

    最新章节:第六十四章 注意
    前世叶倾城为了逃避压抑的家族,选择嫁人,却是从一个火坑跳到了另外一个火坑,她要做的就是悍然同归于尽。重生回来以后,她只有一个目标,那就是痛痛快快的活着。为了这一个目标,她愿意披荆斩棘,勇往直前,哪怕要逆天,也在所不惜!

    煦煦暖阳05-14 连载中

  • 厂公,宠妻不要脸!

    最新章节:暂无
    此文又名《我和厂公不得不说的二三事》《厂公夫人要上天》生的光鲜,活的憋屈,死的安静,这就是萧璃一生的命运。重活一世,她只想生的光鲜,活的耀眼,活的威武,活的霸气!于是萧璃就成了人人羡慕嫉妒恨的对象,所有人都等着荣王府没落从此萧璃过上凄凄惨...

    熙小顾03-20 连载中